<span id='59c6m'></span><fieldset id='59c6m'></fieldset>

  1. <dl id='59c6m'></dl>

    <i id='59c6m'></i>

    <acronym id='59c6m'><em id='59c6m'></em><td id='59c6m'><div id='59c6m'></div></td></acronym><address id='59c6m'><big id='59c6m'><big id='59c6m'></big><legend id='59c6m'></legend></big></address>

    1. <tr id='59c6m'><strong id='59c6m'></strong><small id='59c6m'></small><button id='59c6m'></button><li id='59c6m'><noscript id='59c6m'><big id='59c6m'></big><dt id='59c6m'></dt></noscript></li></tr><ol id='59c6m'><table id='59c6m'><blockquote id='59c6m'><tbody id='59c6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9c6m'></u><kbd id='59c6m'><kbd id='59c6m'></kbd></kbd>
      1. <ins id='59c6m'></ins><i id='59c6m'><div id='59c6m'><ins id='59c6m'></ins></div></i>

          <code id='59c6m'><strong id='59c6m'></strong></code>

        1. 玉鐲

          • 时间:
          • 浏览:16

            他是一個害羞的男孩子,卻要命地愛上瞭一個十分美麗的女孩子。

            他和她在同一個部門工作。她有一個手鐲,潤白晶瑩,戴在她膚如凝脂的手腕上,讓人有一種雙璧合一的驚嘆。這個玉鐲是她的珍愛。在工作的空閑,她喜歡不停地轉玩玉鐲,或者用食指輕輕地去彈,聽那清脆低回的聲音。偶爾不小心,玉鐲磕在桌子上,發出較大的響聲時,她還會低聲地向玉鐲道歉:乖乖,對不起。嬌憨而嫵媚。

            很多次,他尋到瞭事由,想和她套套近乎。可每一次,剛一張口,臉就紅瞭半邊。她總是抿著欲啟未啟的朱唇,美目倩兮地一笑。他的臉就紅得更厲害瞭。

            有一天,他從她的工作臺前經過,看見她正在QQ上和朋友聊天。他頭頂倏地靈光一現,迅速瞄瞭一眼她的QQ號碼,默然記下瞭她的QQ號碼。

            沒有瞭面對面的尷尬,自己的學識和才情也就得到瞭淋漓盡致的揮灑和張揚,他和她在網上聊得很歡。

            終於有一天,他對她說,他愛上瞭一個女孩子,可是因為自己過於害羞,總不能表白。

            她說,一個男孩子走不出自己,你會錯過本屬於自己的愛情季節的。

            無語。片刻,他站起身來走向她的工作臺。

            她問他,有事嗎?

            鄰近幾個工作臺邊的同事,都抬起頭,目光齊刷刷地閃瞭過來。

            有事……沒事……他的臉漲得像關公,尷尬地退瞭下來。

            他為自己的懦弱和不爭氣而感覺到很懊惱。

            第二天上班,他發現她手腕上的玉鐲不見瞭,臉上的笑容也不見瞭許多。

            她在QQ上告訴他,昨天去遊泳,玉鐲殤在遊泳池的壁上,斷成四段,玉澤依舊,卻失瞭魂魄。

            她說,這個玉鐲是我的奶奶傳下來的,都好幾代瞭。

            他說:玉和你結瞭一段緣分,值瞭,別難過瞭。

            她說,昨天我去遊泳,剛下樓卻發現忘瞭帶泳衣,急忙回傢去取,到傢才發現,傢裡的鑰匙竟然忘在瞭單位的卷櫥裡。於是,我又返回單位取瞭鑰匙再拿泳衣。這麼不順,我還是堅持要去,真是糊塗油蒙瞭心瞭!結果,進去沒多久就磕碎瞭我的鐲兒。

            他說,玉是有靈性的,想必它知道今天有一劫,百般阻止你去吧。

            她說,就是嘛!你說我像不像一頭犟驢。

            他說:玉與主人靈性相通,定是你將有什麼災禍,它替瞭你去,免瞭你的難,想開點吧。

            她笑瞭,呵呵,哪有你這麼開導人的呀!不過,謝謝你。

            下班後,他特意去瞭一下百貨大樓,買瞭一個潔如皎月的玉鐲,決定第二天送給她。

            你有事嗎?她問。

            他的臉一紅,說,我送個玉鐲給你。

            她很爽快地收下瞭。

            他臉上的燒退瞭下來,就像一個本來害羞的中學生上瞭一百次演講臺,出乎自己意料地向她發出瞭邀請:今天晚上,我能不能請你喝杯咖啡?

            她的臉上開瞭一朵很好看的百合花。

            咖啡桌前,她擺出瞭兩個玉鐲,並把其中的一個玉鐲遞給瞭他,說,這是我原來的玉鐲,送給你。

            他一臉驚訝:你的玉鐲沒有碎?

            她笑得很壞,笑得很賊,也笑得一臉蜜:我隻不過是利用男人憐香惜玉心理,激發你內心深處的勇氣而已。你是一個有勇氣的男孩子,這個已經得到證明。

            他感覺眼睛裡有一種潮潮的東西在滾動。從此,他和女孩子說話不再臉紅。

            幾年後,他問她,你早就知道QQ裡和你聊天的傻瓜就是我瞭?

            她說,隻許你知道我的QQ號碼,就不允許我知道你的QQ號碼瞭?

            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