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3igfo'><strong id='3igfo'></strong></code>
  • <tr id='3igfo'><strong id='3igfo'></strong><small id='3igfo'></small><button id='3igfo'></button><li id='3igfo'><noscript id='3igfo'><big id='3igfo'></big><dt id='3igfo'></dt></noscript></li></tr><ol id='3igfo'><table id='3igfo'><blockquote id='3igfo'><tbody id='3igf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igfo'></u><kbd id='3igfo'><kbd id='3igfo'></kbd></kbd>
    1. <fieldset id='3igfo'></fieldset>
      <dl id='3igfo'></dl>
      <span id='3igfo'></span><acronym id='3igfo'><em id='3igfo'></em><td id='3igfo'><div id='3igfo'></div></td></acronym><address id='3igfo'><big id='3igfo'><big id='3igfo'></big><legend id='3igfo'></legend></big></address>
      <i id='3igfo'></i>

      <i id='3igfo'><div id='3igfo'><ins id='3igfo'></ins></div></i>

          <ins id='3igfo'></ins>
          1. 愛的尊嚴

            • 时间:
            • 浏览:5

            直到30歲,她才結瞭婚。卻沒有期待中的幸福,因為,這個男人笨拙、寡言、窮,和她理想中風度翩翩沉穩瀟灑的男人相差萬裡。

            她曾遇到過優秀的男人,才華橫溢,儒雅舒展,而她,亦是美麗而富有才情的女子,自然是配得上他的。隻是,當她在那場意外的車禍中失去行走能力之後,男人便逃之夭夭聲息皆無。心,從此便涼瞭,愛,早已從她的字典裡劃去,剩下的,隻是生存。所以,當他在她面前緊張地搓著雙手,結結巴巴地說我,願意……我會照顧好你……”時,她的眼睛隻望向他那雙修長健壯的腿。是的,這就夠瞭。

            婚後的日子平淡安寧。她在書房上網寫字,他在客廳擦地;她在衛生間洗衣服,他在廚房裡熬粥炒菜。他把她照顧得舒適妥帖,她抬抬手臂眨眨眼睛他就知道她需要什麼,可她不以為這是愛,彼此需要而已。

            那一次,他陪她去參加朋友的聚會。她的朋友都是搞文藝的,他們聊琴棋書畫詩酒花,他自然插不進去。大傢喝酒聊天的時候,他就遠遠地呆在不起眼的角落裡,默默地註視著談笑風生的她。但隻要她往他那裡瞥一個眼神,他馬上心領神會,迅疾跑到她身邊,推她去衛生間,或者幫她倒水拿紙巾。

            聚會上,朋友介紹一個新參加進來的男人,是一傢出版社的編輯。一幫人聊經濟危機,聊《紅樓夢》。談興正濃,那個男人忽然一指角落裡的他,揚聲說:我們都忽略瞭一個重要人物,我提議,請我們這位美女作傢的先生,談談對非主流寫作的看法……”一屋子的人,瞬間都安靜下來,大傢的目光都轉向安於一隅的他。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這個洋洋自得的男人,擺明瞭就是奚落嘲弄他。他慌忙站起來,局促不安的雙手搓來搓去,卻說不出一句話,不過幾秒而已,他的腦門上已經滲出細密的汗珠。

            男人似乎達到瞭目的,轉向她,不屑地說:這個人好是好,可就是,實在不配你……”她緊緊抿著嘴唇,不說話。卻一抬手,杯子裡的酒地潑瞭那人一臉。她一字一頓地說:評價他,你也配?!

            那天,回傢的路上,他說:其實那人也沒什麼惡意,都怪我太笨。你一向不是挺寬容的嗎?怎麼反應這麼激烈?

            她沒說話。卻想起來,那次,他陪她去辦事,在行政大廳,她著急要上廁所,可那個殘疾人專用的衛生間卻鎖著門。他去找保潔員,保潔員說馬桶不能沖水,說裡面地方小,她的輪椅進不去,推辭著不肯開門。他好說歹說,保潔員總算開瞭門,嘴裡卻抱怨:路都不會走,還出來溜達,凈給人添麻煩……”

            他當即就火瞭,抓住保潔員的衣領,要求她道歉。她沒想到他那麼靦腆的人,發起脾氣來竟那麼嚇人。平日裡寡言少語的他,吵起架來,居然有理有據寸步不讓,最後,硬逼著對方給她道瞭歉才算完事。

            她記得當時他說瞭一句話:我自己受多大委屈我都能忍,我就是受不瞭別人欺負你!

            這一刻,她想起當時的情景,心裡忽然泛起柔軟的潮濕。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有多愛他,更沒想過他愛不愛自己。可是,這一刻,她忽然懂得瞭,在平靜的生活之下,他們的心早已悄悄靠攏融為一體。就像他不能容忍任何人欺負她一樣,她也同樣不能容忍任何人對他的輕視。不管他多麼平庸笨拙,不管她有多大的缺陷,他們是夫妻,就擁有共同的尊嚴。為瞭維護這份尊嚴,他們不惜和人翻臉爭吵,隻是因為,那個人,是自己最愛的人。

            那是愛的尊嚴,不容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