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sbtu'></ins>
    <acronym id='sbtu'><em id='sbtu'></em><td id='sbtu'><div id='sbtu'></div></td></acronym><address id='sbtu'><big id='sbtu'><big id='sbtu'></big><legend id='sbtu'></legend></big></address>

    <code id='sbtu'><strong id='sbtu'></strong></code>
    <dl id='sbtu'></dl>
    <span id='sbtu'></span>
    <fieldset id='sbtu'></fieldset>
      <i id='sbtu'></i>

      1. <tr id='sbtu'><strong id='sbtu'></strong><small id='sbtu'></small><button id='sbtu'></button><li id='sbtu'><noscript id='sbtu'><big id='sbtu'></big><dt id='sbtu'></dt></noscript></li></tr><ol id='sbtu'><table id='sbtu'><blockquote id='sbtu'><tbody id='sbt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btu'></u><kbd id='sbtu'><kbd id='sbtu'></kbd></kbd>
          <i id='sbtu'><div id='sbtu'><ins id='sbtu'></ins></div></i>

            愛情總帶煙火味

            • 时间:
            • 浏览:17

              咖啡廳情景劇
              
              秦洛第一次撞見李白的時候,她和程成又一次吵得天翻地覆,她終於厭煩瞭每周去程成學校為他的租房打掃,做飯……程成馬上研究生畢業,事情多得足足占據他每條神經,完全沒空去替秦洛想。況且他比秦洛小,從來不懂什麼叫做退讓。倆人吵架,他總是針鋒相對。
              
              當他說出你覺得我不夠好,趕緊去找個好的!空氣沉滯兩秒,秦洛狠狠給瞭他一個耳光。好!精彩!咬著漢堡的李白拍著手,一臉無辜地看著怒目相對的倆人。最後,秦洛一咬牙推開程成跑瞭,可惜,沒跑幾步,細細的高跟鞋不堪重負,壽終就寢。跌倒的瞬間,秦洛眼淚也跟著掉下來瞭。程成像是戰勝瞭的公雞,趾高氣昂從她身邊經過,甚至還很驕傲地瞥瞭她一眼。
              
              這時,李白跟瞭過來,低頭看秦洛,很同情地說:抱歉,我不知道你們是真吵架,我以為你們在拍情景喜劇。
              
              秦洛差點沒背過氣去,截至此時,縱使程成帶給她如此大的羞辱,她都未曾想過要分手。在她心裡,還不知道名字的李白就是一二貨。
              
              偉大的緣分定律
              
              根據緣分定律,李白和秦洛是一定會再次相遇。可是秦洛沒想到,他們的相遇,居然來得這麼突兀。
              
              李白穿著一身阿曼尼,帶著恰到好處的微笑伸手:你好,我是李白。秦洛隻覺得有些眼熟,可把記憶扒拉瞭一圈,也沒找到關於這個名字的蛛絲馬跡。於是,她以一副女精英的樣子自我介紹:你好,我是秦洛。然而,她終於想起來瞭,這人就是三個月前親眼目睹瞭她狼狽的分手之戰的人。一瞬間,秦洛眼前發黑,幾乎暈過去。
              
              李白是甲方市場總監,秦洛被折磨得苦不堪言,一個策劃被斃瞭八次,自從與李白再次相遇以後,她就再也沒有脫離過加班生涯。被斃掉第九次的時候,秦洛給李白打電話:李大總監,李老爺,你放瞭我吧,我請你吃麥當勞。
              
              李白立馬拍板同意。秦洛毫不食言,卻請李白吃瞭一頓火鍋。倆人辣得眼淚汪汪,還點瞭啤酒。秦洛喝酒跟灌白水似的,幾杯下去越發酣暢,拉著李白奸笑:李大總監,吃人嘴短,我的策劃這次該通過瞭吧?李白其實也有點暈,看著秦洛一張紅唇在自己面前晃悠,當時腦子就不太清楚瞭。
              
              晚上倆人把車撂瞭,打車回去。李白勉勉強強從秦洛身上翻到鑰匙,一進門,雙雙癱倒在地。一轉身,李白的嘴按在瞭秦洛的紅唇上,不過,那一晚,他們什麼都沒發生。
              
              同是天涯不幸人
              
              秦洛賄賂李白,顯然沒有成功。她的策劃沒過,李白的回復隻有幾個字:太文藝瞭,這是賣衛生巾,又不是賣單反。這件事令秦洛耿耿於懷,她開始覺得,自己請李白吃一頓飯還被騙瞭一個吻,顯然是虧大瞭。她在微博發瞭條狀態:男友飛瞭,工作瓶頸,求包養求安慰。很快得到一個回復,一個叫做李白不白,一本正經回復她:秦洛你好,我是李白。
              
              大約是隔著長長的網線,話題一下延伸開來。秦洛這才知道,原來李白和她一樣,都是近期失戀。同是失意人,撇除甲方乙方的關系,他們約好周末一起去看電影,這場電影看得十分糾結,進場一會兒,李白就睡得昏昏沉沉。秦洛無奈之下,隻得弄醒他,離開電影院。倆人都不太在意,找瞭傢路邊攤坐下。
              
              李白一下精神瞭,拉著秦洛講故事。據說,突然有一天他相戀多年的女友就用一種談蒼蠅的語氣談起他的所有習慣。例如喜歡吃漢堡,大排檔,甚至是他喜歡自己做飯。然後,就沒有然後瞭。秦洛一臉同情地看著他,幫他解惑:女孩子都喜歡浪漫,喜歡法國大餐,喜歡迪奧,香奈兒。李白的神經大約全部長在腳底,他看起來越發困惑瞭:我工資折子在她手裡啊。她要,可以直接說啊。秦洛仰頭望天,想起來當初約會定要去星巴克的程成,頓時無語凝噎。
              
              有位愛情大師曾說過,年輕時總希望愛情不要沾染上煙火氣,而此去經年,又總恨沾染煙火氣太少。他們兩個不幸是如此相似,那就是都遇上瞭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主。